您好,欢迎来到中国大米网! 注册 | 登录 | 联系我们
首页 > 分析预测 > 正文

最低收购价下调 稻农收益几何

2017-03-21 10:22:01   来源: 农民日报 

编者按:近日,经国务院批准,国家发改委公布了2017年稻谷最低收购价。早籼稻、中晚籼稻和粳稻最低收购价格分别为每50公斤130元、136元和150元。这次稻谷最低收购价下调,是2004年国家实行稻谷最低收购价以来的首次全面下调,更是继玉米临时收储制度改革后,粮食临时收储制度和价格形成机制改革的进一步深化。种植者大户对此次调价反映如何,市场主体能否对改革做出积极正确地回应,请看本报记者的调查报道。

单纯种稻难赚钱复合种养迎生机——
湖南种粮大户:稻田中有虾粮价低了也不慌

本报记者张振中

“与其唉声叹气还不如奋起自救,困境面前,我们自己要给自己找出路。”作为湖南种植面积规模最大的种粮大户,面对今年首次全面下调粮食最低收购价,常德市巨隆农林生态科技公司董事长童珍淡定地说。

一年之计在于春,顾不上对最低收购价降低的抱怨,童珍就全力投入了春耕生产,组织人员抽水入田、投放虾苗,抢抓稻虾连作。自国家公布稻谷最低收购价格以来,童珍的心紧揪了一下,但她迅速冷静下来。“国家的政策定下来了,收购价一降低,对我们大户当然有损失,但我们光抱怨有什么用,眼下就得干好春耕生产的事。”

作为新型农业经营主体,童珍团队在湖南有着多年的规模种田经验。由于从2008年以来连续7年上调稻谷的最低收购价,中晚籼稻每百斤价格达到138元。因此,抱着“只要天公作美,就能保底增收”的心态,童珍团队的现任股东晏得清2016年在澧县澧南镇连片种植了万余亩水稻,但由于当地遭遇了多年未遇的高温天气,七八月份高温持续时间多达30多天,气温最高达到42℃,对正值抽穗扬花的水稻造成了极大的影响,比往年亩产少了500多斤。

虽然绝大部分稻谷以每百斤138元的价格送到粮库。“卖到粮库亩收1000余元,但地租费每亩要500元,加上各种种稻成本要800元,纯粹种粮收不抵支。”晏得清对去年的种粮收益算了一笔账。

由于2016年调低收购价的只是早籼稻,而晏得清种植的都是一季中稻,虽然产量上受到影响,但由于中籼稻未调低价格,晏得清对规模种粮还是抱有信心,去年底他加盟了童珍的巨隆农林生态科技公司,童珍将种稻规模扩大到21000多亩。

然而政策突变。今年中晚籼稻的最低收购价格为136元,这比2015年降低了2元。“就算平均亩产1400斤稻谷,21000亩就少收58万元。”童珍说,这是一笔最大的损失。

“收购价降低,这对我们大户来说是一个很大的压力,但是我们流转了这么多土地,决不能把土地荒在这里。因此我们要从低效农业中走出来,还得靠自己。”童珍认为。她和团队统筹谋划科学应对方法:调整种植结构,实行多种经营,改良土壤生态,优化稻米品种。

调结构成为她应对困境的第一招。如何调结构?她将其中11000亩实行稻虾连作,通过公司+农户和订单农业方式,绿色生产稻虾大米。在童珍看来,澧南以前全部是旱地,土地中的残留农药超标已经到了一个极限,通过稻养虾,通过水把土壤中的残留农药释稀出来,降低甚至完全去除土壤中的毒性,从而改良了土壤,改变了生态环境,稻米品质得到极大提升。

为了改良土壤,童珍不惜血本平整改良土地;为了应对灾害,投入三四百万元建起了水泵站;为了优化品种,在大规模种植常规稻的基础上,今年试种几百亩优质稻……

“稻虾连作虽然头年投入大了点,但第二年就有好收成,一亩产出就有3000元,比单纯规模种稻划算多了。这样一来,即使粮食收购价再走低,田中有稻虾,科学来种养,心中就不慌。”童珍对种稻前景充满信心。

安徽种粮大户:托底价低了更要优质优价

钱良好 本报记者杨丹丹

又是一年春耕时。作为全国粮食主产区的安徽省,粮食生产一直是重中之重,稻米最低收购价下降的消息发布后,各大主体如何看待呢?

粮价走低转结构高端精品挑担子

“粮食价格这些年持续低,像我们这样的种粮大户最受伤。”安徽省肥东县张集乡胡巷村种粮大户陈志刚说,自己从2012年开始承包一千多亩土地种植粮食。刚开始那几年效益还是可以的,然而去年安徽水灾严重也导致很多大户减产。

陈志刚说,这几年由于种粮效益的降低,很多大户逐渐退出土地流转,自己也在寻思转结构。目前,自己流转的土地除了一部分种粮以外,还拿出一些地从事瓜蒌籽等经济作物种植。

“我们时刻关注粮价的最新走向。这次水稻收购价走低也是与我们预测的判断一致。”安徽省望江县九成大米加工厂总经理田胜利说。针对水稻降格下调的现实,田胜利称他们厂将在下半年对外准备多收优质稻,压缩普稻,扩大企业品牌知名度。降低成本提效益稳中求进扩规模

支撑种粮大户信心的,除了优质稻坚挺的价格,还有不断降低的成本。站在自家一望无际的麦田里,安徽省庐江县白湖镇种粮大户姚小波面带笑容,在他的账本里,每亩种植成本仅350元,而普通农民则普遍要600元;在产出上,单产要高出附近农民10%以上,又是近150元的效益;在质量上,他生产出的是优质水稻,订单销售,每亩效益又能增加150元。

“对于种粮大户来说,‘面子’是地租和成本,‘里子’是效益。”姚小波分析说,规模化、集约化、专业化是现代农业的发展方向,这样生产出的农产品才更具竞争力。水稻价格走低后,一些“小农”将退出种植业,而“大户”在成本与粮价“双低”情况下选择“接盘”。

事实上,庐江县很早就开始扶持种粮大户、家庭农场、农民专业合作社等规模经营的新型农业经营主体发展。从补贴新型经营主体购置农机,到出台土地收益保障贷款等金融支持政策,从农业科技服务,到补贴其采用免耕播种等新技术,“大户”们扩大规模的底气也很足。

政府托底稳农心流通机制更完善

“我们改变‘大路货’多、高端精品少的供需脱节情况,深化粮食等重要农产品价格形成机制和收储制度改革,探索建立‘优质优价’粮食流通机制,引导农民调整粮食品种结构,让种粮农民通过市场增加收入,从而实现‘种粮能赚钱’的目标。”庐江县分管农业副县长叶秀分析说。

叶秀指出,全县涉农部门要实实在在为种粮大户降低生产要素成本和制度性成本。要研究完善农机补贴政策,进一步提高种粮大户的农机购置补贴比例。同时要积极结合农地“三权分置”开展金融创新,从而提升粮食生产抗风险能力。

安徽省望江县九成大米加工厂总经理田胜利说,供给侧改革后,国家逐渐培养的社会收购主体走向成熟,和加工企业一起成为水稻价格托底的主力军,在很大程度来说维护了农民种粮积极性。

  • 返回顶部